关闭
省内要闻
当前位置:首页->信息公开->省内要闻

“草原天路”织就百姓新生活

发布时间:2022-06-20

  □记者 李亮亮 李丽钧 刘延丽

  6月初的张家口草原天路,凉风习习,绿草茵茵。

  穿过张北县草原天路入口牌楼,一曲悠扬的民歌传来。一位老汉手持赶羊鞭席地坐在草地上,一边放羊,一边歌唱。

  “到了旺季,天路上到处都是车,可不敢在这儿放羊。人家车走不动,咱家羊也吃不好。”老汉指着西北方向说,“我们村就在那边,这些年靠着公路的人家基本都开了农家院,一到夏天,吃饭的、喝酒的、唱歌的,热闹得很。”

  “不能让它们老在一个地儿吃,把地就啃秃了。”老汉站起身,赶着上百只羊向前走去,“把羊养肥点,等游客们过来了,让他们尝尝这羊香不香。”

  天路在山顶蜿蜒,景色在眼前起伏。随着地势升高,天更蓝,云更白。“大好河山”景区附近,20岁出头的黄天泽和小伙伴们停下了车。他们一会儿骑骑马,一会儿拍拍照,一会儿又跑到悬崖边上纵情呐喊。虽然来自坐拥黄帝城、小五台、桑干河、黄羊山等一众景点的涿鹿县,但他们却依然不能抗拒草原天路带来的别样诱惑。

  “连着好几天30多摄氏度,我们哥几个昨晚上就商量着去哪儿凉快凉快。天路年年都来,每次都堵得走不痛快。趁着现在人少过来,就像到了我们的私人领地,感觉很爽。”小黄说着,爬上了一块巨石,比出胜利的手势。

  行至店门口村岔路口,就到了网红打卡地“花千谷”。几十名大娘带着斗篷、围着围巾,坐在一垄一垄的地里栽花、培土。

  “咱们这个园,一共100多亩地,种了郁金香、万寿菊、薰衣草、虞美人等十几个品种。等到7月花都开了,京津冀、内蒙古、山西等周边游客也都来了,好多来拍照的。”“花千谷”负责人王建峰说,“我们都是吃旅游饭的,就靠这条天路养活着。希望更多的人来到张北,看一看我们这的美景。”

  天路两侧,风力发电机循着山路矗立,一排排,一片片,远看像风车,近观似高塔。油篓沟乡二道边村,静静地躺在天路西侧。村口的跑马场,村里的农家乐,都还没有营业。

  一家名为“白小妹”的民宿餐厅,此时却欢声笑语不停。几名村妇,正坐在一起唠家常。

  这家店的老板是张家口万全区人,随着天路的火爆,一家子前几年过来经营农家乐。

  “之前规模小,条件差,到旺季房间不够住,饭菜也不够丰富。今年4月,我们改善了住宿条件,又升级了餐厅,等客人来了,咱也能招待好。”店员白女士把屋里擦抹干净,又开始修剪窗台上的花,“客人主要来自北京,改成民宿,按说得有点‘文艺范儿’。咱是农村人,不很懂这个,就是尽量做到干净卫生吧,让客人住得舒心,吃得放心。”

  在黄土场村附近,数辆大型机械正在清理破损的路面基层。据现场负责人介绍,为改善提升通行条件,张北县启动了草原天路分段大中修工程,从桦皮岭到台路沟乡,总长近28公里。“咱们设备和工艺都比较先进,天路上温度也低,铺好的路面很快就能凝固通行。旺季马上就要到了,我们正在加足马力施工,让游客们过来后玩得更安全、更尽兴。”负责人说。

  进入战海乡,道路两侧,优雅的白桦树,挺拔的落叶松,沟壑纵横,郁郁葱葱。这就是桦皮岭,草原天路东线的东起点。高处俯瞰,一边是万亩林场,一边是无边的草甸。夕阳余晖下,一切苍茫而静谧,只有山脊线上的“大风车”们,向着远方挥手致意。

  日近黄昏,桦皮岭山脚下的水泉洼村里,沿街开农家乐的村民们还在干着营生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虽然游客不多,但天路沿线的村庄、景区可都没闲着。有的栽花种草,有的升级设施,都在各种忙活着,铆足了劲儿准备迎接旺季的到来。

  从桦皮岭收费站驶入首都环线高速,京藏、京新、京礼、宣大等高速公路连成线、织成网。崇礼滑雪、张北天路、蔚县草原、沽源闪电湖、怀来鸡鸣驿……路网四通八达,景点散布其间,文化源远流长。




无极4